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用黑色的眼睛看彩色的世界

只要坚持,希望在明天!!!!

 
 
 

日志

 
 

引用 粤语闹人好斯文噶,O(∩_∩)O  

2010-09-02 22:55:24|  分类: 奇谈趣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云呢娜粤语闹人好斯文噶,O(∩_∩)O
坟场发电机——电死人
拿破仑——费卵事倾 (France King)
阎罗王嫁女——揾鬼要
阎王殿大罢工——冇鬼用
阎罗王探病——问你死未
阎罗王招工——揾鬼黎做
国际机场男厕所——乜鸠都有
红番排队去厕所——羽毛轮厕(语无伦次)
波楼打交——有Q用
落(用)手食西餐——冇叉用
酒楼例汤——整定
铁拐李踢足球—— 一脚踢
船头尺——度水(借钱)
太监骑马——无得顶
铁木真打仔-----大汗耷细汗
阿茂整饼----无果样整果样
水瓜打狗----唔见紧桷
年三十晚谢灶——好做唔做
灶头抹布——咸湿
灶君上天——有果句讲果句
寿星公吊颈——嫌命长
陈年中草药——发烂渣
灶君跌落镬——精(蒸)神
阿崩叫狗——越叫越走
阿崩养猫——转性
卖鱼佬——有声(腥)气
卖鱼佬冲凉——无晒声(腥)气
卖鲩鱼尾——搭嘴
细佬哥剃头——就快就快
肥佬着笠衫——几大就几大
神台猫屎——神憎鬼厌
南无佬跌落粪坑——无晒符
屎忽窟生疮——无眼睇
咸蛋滚汤——心都实晒
跪地喂猪乸——睇钱份上
床底破柴——撞晒大板
老婆担遮——阴功(公)
老公泼扇——凄(妻)凉
投石落屎坑——激起公愤(恭粪)
火烧猪头——熟口熟面
天堂尿壶——全神贯注
撒路溪钱——吸引死人
黄皮树了哥——唔熟唔食
亚聋送殡——唔听你支死人笛
湿水棉花——无得弹
狗上瓦桁——有条路
十月芥菜——起晒心
肥婆坐屎塔——TUP TUP 撼
纸扎下巴——口轻轻
屎坑关刀——文(闻)又唔得,武(舞)又唔得
飞机打交——高斗
鸡食放光虫——心知肚明
山草药——up得就up
番鬼佬月饼——闷极(moon cake)
非洲和尚——乞(黑)人憎(僧)
潮州二胡——自己顾自己(gegegugege)
断柄锄头——无揸拿
猫儿洗面——系甘意
棺材铺拜神——想人死
蒸生瓜——神神地
阿兰嫁阿瑞---类斗类
无耳藤o急---靠托
屎坑关刀---无张利
神仙放屁——不同凡响
生虫拐杖——靠唔住
番薯跌落灶——该煨
和尚担遮——无法(发)无天
单眼仔睇老婆---一眼睇哂
水兵对水手----水斗水
隔年通胜----唔值钱
幡杆灯笼-----照远唔照近
外甥打灯笼——照旧(舅)
三元宫土地------锡(爱惜)身
陆文庭睇相----唔衰攞喺衰
白云山一担泥-----眼阔肚窄
年晚煎堆-----人有我有
厨房阶砖-----咸湿
秀才手巾----包输(书)
十月蔗头-----甜到尾
风吹皇帝裤浪--孤鸠寒
倒挂腊鸭——油嘴滑舌
抬棺材甩裤——失礼死人
雷公劈豆腐——揾软嘅嚟虾
鱼片粥——岩岩熟
火麒麟——周身瘾
阿超着裤——谷住来
周瑜打黄盖—— 一个愿打一个愿捱
棚尾拉箱——走佬
铁木真打仔-----大汗耷细汗
阿茂整饼----无果样整果样
水瓜打狗----唔见紧桷
年三十晚谢灶──好做唔做
灶头抹布──咸湿
灶君上天──有果句讲果句
寿星公吊颈──嫌命长
陈年中草药──发烂渣
灶君跌落镬──精(蒸)神
阿崩叫狗──越叫越走
阿崩养猫──转性
卖鱼佬──有声(腥)气
卖鲩鱼尾──搭嘴
神台猫屎──神憎鬼厌
南无佬跌落粪坑──无晒符
咸蛋滚汤──心都实晒
瓦檐狮子──叻到掹
床底破柴──撞晒大板
火烧猪头──熟口熟面
天堂尿壶──全神贯注
老公泼扇──凄(妻)凉
撒路溪钱──吸引死人
黄皮树了哥──唔熟唔食
亚聋送殡──唔听你支死人笛
湿水棉花──无得弹
狗上瓦桁──有条路
十月芥菜──起晒心
纸扎下巴──口轻轻
鼎湖上素──好斋
火烧旗杆──长叹(炭)
飞机打交──高斗
海底石斑──好瘀(鱼)
鸡食放光虫──心知肚明
山草药──up得就up
断柄锄头──无揸拿
猫儿洗面──系甘意
棺材铺拜神──想人死
蒸生瓜──神神地
阿兰嫁阿瑞---类斗类
无耳藤o急---靠托
屎坑关刀---无张利
神仙放屁——不同凡响
生虫拐杖——靠唔住
番薯跌落灶——该煨
老公泼扇——凄(妻)凉
和尚担遮——无法(发)无天
单眼仔睇老婆---一眼睇哂
水兵对水手----水斗水
阿兰嫁啊瑞----大家累斗累
周身刀---冇张利
隔年通胜----唔值钱
幡杆灯笼-----照远唔照近
三元宫土地------锡(爱惜)身
陆文庭睇相----唔衰螺黎衰
白云山一担泥-----眼阔肚窄
年晚煎堆-----人有我有
厨房阶砖-----咸湿
秀才手巾----包书(输)
十月蔗头-----甜到尾
风吹皇帝裤浪--孤鸠寒
倒挂腊鸭-油嘴滑舌
抬棺材甩裤-失礼死人
雷公劈豆腐-稳软的来虾
阿超着裤-谷住来
飞机火烛──销魂(烧云)
卖布唔带尺──存心不良(量)
罗汉请观音──人多好担当
金手指──督人背脊
肥佬着笠衫──几大就几大
狗仔坐轿──不识抬举
韭菜命── 一长就割
神台桔──阴干
毒蛇喷猪笼──晒气
玻璃眼镜──假晶(精)
城头上跑马── 一味兜圈
电灯杉──指天督地
屎坑三姑──易请难送
毋耳茶煲-------净系得把口
田鸡过河-----各有各撑
床底破柴──撞晒大板               床下底踢毽──大家甘高
飞机火足──烧云(销魂)             天堂尿壶──全神贯注
老鼠尾生疮──大晒有限              撒路溪钱──吸引死人
冇柄士巴拉──得棚牙               牛皮灯笼──点极唔明
冇耳茶煲──得把嘴                黄皮树了哥──唔熟唔吃
冇勾秆──得把声(星)              亚聋送殡──唔听你支死人笛
冇毛鸡打交──啖啖到肉              瓦封领──包顶颈
护照照片──出洋相
火烧猪头──熟口熟面               湿水棉花──冇得弹
顺风屎艇──快夹臭  
晒菲林——唔见得光                陈年中草药——发烂渣
火烧棺材──大叹                 火浸眼眉──唔知死。
阿驼行路──中中地                狗上瓦桁──有条路。
生虫拐杖──Q(累)死人。Q是用发扑克牌Q的音
十几人食一份烟──无厘瘾头
单眼佬睇榜(亚单睇榜)── 一眼睇晒 
番婆大肚──心怀鬼胎
十月芥菜──起心                 周先生教书──有警逛
和尚担遮──无法(发)无天            肥婆坐屎塔──TUP TUP 撼(滴水不漏)
塘边鹤──睇准黎食                老鼠跌落天平──自己称自己
白糖炒凉瓜──同甘共苦              杉木灵牌──做唔得主
火麒麟──周身引(瘾)
卖鲩鱼尾──搭嘴                 火烧旗杆──长叹(炭)
神台桔──阴干                  棚尾拉箱──暗中走人
隔夜油炸鬼──冇厘火气              单眼佬睇女婿── 一眼睇晒
交通灯──点红点绿                黄鳝上沙滩──唔死一身潺
航空母舰──食水深                鱼生粥──仅熟
老鼠拉龟──冇订埋手               飞机打交──高斗
死人灯笼──报大数                白鸽眼──附旺唔附衰
白菜煮豆腐── 一清二白              问和尚啰梳--冇个样啰个样
海底石斑──好瘀(鱼)
密底算盘──下文是“冇漏罅”意指非常精打细算,一个铜板都不放过的,相当啬刻的人
乾隆皇契仔──下文是“周日清”意指当天收入的进款,当天就用光的人。
盲公开眼──下文是“酸嘟嘟”意指味道太酸了。
瓦靴──下文是“唔落得台”意指下不了台。
绣花袋仔──人人啱 鸡食放光草(虫)──心知肚明
神台猫屎──神憎鬼厌            
山草药──噏得就噏
关公细佬──亦(翼)德              菠萝鸡──靠黏(占人便宜)
阿贵买布──唔讲那笔               陆荣廷睇相──唔衰摞来衰
田鸡过河──各有各蹬
卖鱼佬冲凉──冇晒腥气              咸榄煲茶白榄──冇得解
夜半食黄瓜──唔知头定尾             贼仔入学堂──碰到都是输(书)
阿奇生阿奇──奇上加奇      
阿兰嫁阿瑞──累上加累(兰花和瑞香花均是有香气的花卉,放在一起则香气重叠了。)
洗脚不抹脚──是咁甩(该歇后语是形容人花钱没节制。)  
返潮话梅(厨房阶砖)──又咸又湿
寒天饮凉水─—点滴在心头             乌蝇遛马尾──—一拍两散
龙舟菩萨──衰神                 阿贵买布──唔讲那笔
龙舟棍──顶衰神                 乌蝇搂马尾── 一拍两散
茅根竹──借(蔗)水               冇米粥──水汪汪(冇实际)
扭纹柴──难搞店                 神仙过铁桥──包稳阵
市桥蜡烛──假细心(芯)             剃刀门楣──出入都刮
猪笼入水──道道来                疍家鸡见水──得个望
戥穿石(邓穿石)──陪衬的            冇尾飞陀──无影无踪
塘底亦──水干才见                贼佬试沙煲──试下先
牛头唔对马嘴──唔啦搭              裁缝度身──有分寸
朱义盛──流野                  唔食羊肉一身躁──无端受牵连
单料铜煲── 一滚就熟               电灯胆──唔通气
掘尾龙──搞风搞雨                瘌痢担遮──无法无天
生仔姑娘醉酒佬──唔要又唔要,唔制又制。
细路哥剃头──就快就快
二叔公割禾──望下截               挖肉罗疮生──自讨苦吃
半夜食黄瓜──唔知头共尾             火烧城隍庙──急死鬼
鱼生粥──仅熟                  老炆文鸭──得把嘴硬
沙湾灯笼──何苦(府)              食咗成担蒜头──好大口气
冇掩鸡笼──自出自入               大姑娘做媒──说人不说己
湿水麻绳──越缠越紧               蟒蛇遇箭猪──难缠
打针吃黄莲──痛苦                大炮打蚊兹──白费力
烧坏瓦──唔入叠                 火烧石灰船──冇得救 (无药可医)
上香打喷嚏── 一面灰               木头人──冇心肝
大石砸死蟹──冇声出               大花脸抹眼泪──离行离列
干塘捉鱼──冇走鸡                罗汉请观音──人多好担当
水扣油──捞唔埋                 炮仗颈──爆完至安乐
五更鸡啼──唔知丑                猪头骨──难啃兼冇肉
木头眼镜──睇唔透                半夜鸡啼──唔知丑
瓦筒领──包顶颈                 上好沉香当烂柴──唔识货
屎坑石头──又臭又硬               香蕉树影──粗枝大叶
跑马射蚊须──十分眇茫              冇槟榔嚼唔出汁──事出有因
蓊菜文章──半通不通               茶楼搬家──另起炉灶
指天椒──越细越竦                飞机上弹琴──高调
二叔公煎羔──翻来覆去              出炉铁──听打
一三五七九──冇伤(双)             阿均卖大头──好ngup唔ngup
二四六八单──冇得变               二叔公试田──听殃(秧)
二婆婆养猪──够“晒”好心机           十二点半钟──指天督地
十五个铜钱分两份──七又唔系,八又唔系      大辘藕抬色──应有尽有。
广东凉茶──包好                 大良阿斗宫──二世祖
二打六──未够斤两 入网鱼──走唔甩       半桶水──冇料又认叻
八十岁翻头嫁──摆路行(多此一举)
入网鱼,进笼虾──走唔甩             
大花筒──乱散。(比喻挥霍钱财,只顾眼前光景的人。)
大肚婆行钢丝──铤(挺)而走险
大喉榄──食凸。(胃口大、贪婪)       
马骝生臭狐──唔系人咁味(不近人情或性格乖僻)
飞机运茶壶──高水平(瓶)
上山捉蟹──难                  小偷被狗咬──暗哑抵死忍
乞儿煮粥──唔等熟
土地灯笼──夜不收。比喻爱过夜生活、彻夜未归以致早晚颠倒的人。
三行佬做门──过得自己,过得人。
马骝生臭狐──唔系人咁味(不近人情或性格乖僻)
一只筷子食豆腐──搞镬晒             火烧灯芯──冇叹(炭)
灯芯烧化了是不会变成炭的。
王老吉──包好                  瓦荷包──有两个钱就当当响
切菜刀剃头──牙烟                木工刨树──专理不平
木筲箕──滴水不漏                冇耳藤箧──靠托
冇尾烧猪──唔慌好事               孔夫子搬屋──执输(书)
水瓜打狗──唔见一截               水壳仔──唔浮得几日
水浸老牛皮──泡唔开               切肉离皮── 一刀两断
五行缺金──冇钱                 双门底卖古董──开天索价,落地还钱
社坛土地──冇瓦遮头               杀鸡取蛋── 一次过
米水冲凉──糊涂涂                作揖抓脚背── 一举两得
人生地不熟──唔对路               无息贷款── 一还一,二还二
阎王殿大罢工──冇鬼用              水浸塔顶──淹尖
阿茂整饼──多此一举               公用电话──有钱有话讲,冇钱冇得倾
太公分猪肉──人人有份              乌龟过门槛──但看此一翻
风吹芫荽──荽(衰)贴地             乌龟爬门槛──唔跌唔进
风扇底下倾偈──讲风凉话             反转猪肚──就是屎
升米浆条裤──硬梗(用一升的米磨成的米糊浆,泡出来的裤子太硬,比喻事情弄糟)
平洲奶妈──赚个肚(形容做某事没什么赚头。建国南海平洲一带的妇女多到广州当保姆,工钱很低,大都只管吃饭。)
东莞佬猜枚──开(害)“晒”。    
东莞佬卖席──你生定死架。(原指卖席佬强词夺理,后指人不会因为环境所困,人是能屈能伸的。)
打斋鹤──度人升仙。(旧时死了人的人家门口竖一旗幡,上面有一纸鹤,超度亡灵升上极乐世界。)
石马无能──枉自大。(某些人长得高大,但力气或本事却很有限。)
打烂沙盆──璺(问)到笃。璺,指器皿裂但未离。
正一陈显南──得把口               石地堂,铁扫把──硬对硬
陈显南卖告白──得把口              石湾公仔──冇肠肚(比喻思想单纯)
石板上斩狗肠── 一刀两断             石头磨剃刀──有损无益
石罅米──鸡啄(某些人只肯花钱嫖妓)       光棍佬教仔──见便宜莫贪
奶妈抱仔──人家物
四方木──踢一踢,郁一郁
奶妈凑仔──人家物
生水芋头──神神地
生白果──腥夹闷
生草药──系又罨,唔系又罨
生虾落油镬──跳亦死,唔跳亦死
生兹猫──入眼
包袱挂门闩──随时准备走人
外母睇女婿──口水嗲嗲帝
甩绳马骝──捉都捉唔返
包青天断案──没得倾
冬前腊鸭──只棱只(只赖只)
床底破柴——撞晒大板               床下底踢毽——大家咁高
飞机火烛——烧云(销魂)             天堂尿壶——全神贯注
老鼠尾生疮——大晒有限              
冇柄士巴拉——得棚牙               
冇耳茶煲——得把嘴                黄皮树鹩哥——唔熟唔吃
投石落屎坑——激起公愤(恭粪)          护照照片——出洋相
火烧猪头——熟口熟面               湿水棉花——冇得弹
顺风屎艇——快夹臭  
晒菲林——唔见得光                陈年中草药——发烂渣
火烧棺材——大叹                 火浸眼眉——唔知死。
阿驼行路——中中地                狗上瓦桁——有条路。
生虫拐杖——攰(累)死人
十几人食一份烟——无厘瘾头
单眼佬睇榜(亚单睇榜)—— 一眼睇晒 
番婆大肚——心怀鬼胎
十月芥菜——起心                 周先生教书——有警逛
和尚担遮——无法(发)无天            肥婆坐屎塔——TUP TUP 撼(滴水不漏)
屎坑关刀——文(闻)又唔得,武(舞)又唔得。
纸扎下巴——口轻轻
塘边鹤——睇准嚟食                老鼠跌落天平——自己称自己
白糖炒凉瓜——同甘共苦              杉木灵牌——做唔得主
鼎湖上素——好斋                 火麒麟——周身引(瘾)
卖鲩鱼尾——搭嘴                 火烧旗杆——长叹(炭)
神台桔——阴干                  棚尾拉箱——暗中走人
隔夜油炸鬼——冇厘火气              单眼佬睇女婿—— 一眼睇晒
交通灯——点红点绿                黄鳝上沙滩——唔死一身潺
航空母舰——食水深                鱼生粥——仅熟
老鼠拉龟——冇订埋手               飞机打交——高斗
死人灯笼——报大数                白鸽眼——附旺唔附衰
白菜煮豆腐—— 一清二白              问和尚啰梳--冇嗰样攞嗰样
海底石斑——好瘀(鱼)
密底算盘——下文是“冇漏罅”意指非常精打细算,一个铜板都不放过的,相当啬刻的人
乾隆皇契仔——下文是“周日清”意指当天收入的进款,当天就用光的人。
盲公开眼——下文是“酸嘟嘟”意指味道太酸了。
瓦靴——下文是“唔落得台”意指下不了台。
秀才手巾——下文是“包书(输)”意指每赌必输。
绣花袋仔——人人啱 鸡食放光草(虫)——心知肚明
神台猫屎——神憎鬼厌            
山草药——噏得就噏
关公细佬——亦(翼)德              菠萝鸡——靠黐(占人便宜)
阿贵买布——唔讲那笔               陆荣廷睇相——唔衰攞嚟衰        田鸡过河——各有各蹬
卖鱼佬冲凉——冇晒腥气              咸榄煲茶白榄——冇得解
夜半食黄瓜——唔知头定尾             贼仔入学堂——碰到都是输(书)
阿奇生阿奇——奇上加奇      
阿兰嫁阿瑞——累上加累(兰花和瑞香花均是有香气的花卉,放在一起则香气重叠了。)
洗脚不抹脚——是咁甩(该歇后语是形容人花钱没节制。)  
返潮话梅(厨房阶砖)——又咸又湿
寒天饮凉水——点滴在心头             乌蝇遛马尾———一拍两散
龙舟菩萨——衰神                 阿贵买布——唔讲那笔
龙舟棍——顶衰神                 乌蝇搂马尾—— 一拍两散
茅根竹——借(蔗)水               冇米粥——水汪汪(冇实际)
扭纹柴——难搞店                 神仙过铁桥——包稳阵
市桥蜡烛——假细心(芯)             剃刀门楣——出入都刮
猪笼入水——道道来                疍家鸡见水——得个望
戥穿石(邓穿石)——陪衬的            冇尾飞陀——无影无踪
塘底亦——水干才见                贼佬试沙煲——试吓先
牛头唔对马嘴——唔啦搭              裁缝度身——有分寸
朱义盛——流野                  唔食羊肉一身躁——无端受牵连
单料铜煲—— 一滚就熟               电灯胆——唔通气
掘尾龙——搞风搞雨                瘌痢担遮——无法无天
生仔姑娘醉酒佬——唔要又唔要,唔制又制。
细路哥剃头——就快就快
二叔公割禾——望下截               挖肉罗疮生——自讨苦吃
半夜食黄瓜——唔知头共尾             火烧城隍庙——急死鬼
鱼生粥——仅熟                  老炆文鸭——得把嘴硬
沙湾灯笼——何苦(府)              食咗成担蒜头——好大口气
冇掩鸡笼——自出自入               大姑娘做媒——说人不说己
湿水麻绳——越缠越紧               蟒蛇遇箭猪——难缠
打针吃黄莲——痛苦                大炮打蚊兹——白费力
烧坏瓦——唔入叠                 火烧石灰船——冇得救 (无药可医)
上香打喷嚏—— 一面灰               木头人——冇心肝
大石砸死蟹——冇声出               大花脸抹眼泪——离行离捺 
干塘捉鱼——冇走鸡                罗汉请观音——人多好担当
水扣油——捞唔埋                 炮仗颈——爆完至安乐
五更鸡啼——唔知丑                猪头骨——难啃兼冇肉
木头眼镜——睇唔透                半夜鸡啼——唔知丑
瓦筒领——包顶颈                 上好沉香当烂柴——唔识货
屎坑石头——又臭又硬               香蕉树影——粗枝大叶
跑马射蚊须——十分眇茫              冇槟榔嚼唔出汁——事出有因
蓊菜文章——半通不通               茶楼搬家——另起炉灶
指天椒——越细越竦                飞机上弹琴——高调
二叔公煎羔——翻来覆去              出炉铁——听打
一三五七九——冇伤(双)             阿均卖大头——好噏唔噏 
二四六八单——冇得变               二叔公试田——听殃(秧)
二婆婆养猪——够“晒”好心机           十二点半钟——指天督地
十五个铜钱分两份——七又唔系,八又唔系      大辘藕抬色——应有尽有。
广东凉茶——包好                 大良阿斗宫——二世祖
二打六——未够斤两 入网鱼——走唔甩       半桶水——冇料又认叻
八十岁翻头嫁——摆路行(多此一举)
入网鱼,进笼虾——走唔甩             
大花筒——乱散。(比喻挥霍钱财,只顾眼前光景的人。)
大肚婆行钢丝——铤(挺)而走险
大喉榄——食凸。(胃口大、贪婪)       
马骝生臭狐——唔系人咁味(不近人情或性格乖僻)
飞机运茶壶——高水平(瓶)
上山捉蟹——难                  小偷被狗咬——暗哑抵死忍
非洲和尚——乞(黑)人憎(僧)          乞儿煮粥——唔等熟
土地灯笼——夜不收。比喻爱过夜生活、彻夜未归以致早晚颠倒的人。
三行佬做门——过得自己,过得人。
马骝生臭狐——唔系人噉味(不近人情或性格乖僻)
一只筷子食豆腐——搞镬晒             火烧灯芯——冇叹(炭)
灯芯烧化了是不会变成炭的
王老吉——包好                  瓦荷包——有两个钱就当当响
切菜刀剃头——牙烟                木工刨树——专理不平
木筲箕——滴水不漏                冇耳藤箧——靠托
冇尾烧猪——唔慌好事               孔夫子搬屋——执输(书)
水瓜打狗——唔见一截               水壳仔——唔浮得几日
水浸老牛皮——泡唔开               切肉离皮—— 一刀两断
五行缺金——冇钱                 双门底卖古董——开天索价,落地还钱
社坛土地——冇瓦遮头               杀鸡取蛋—— 一次过
米水冲凉——糊涂涂                作揖抓脚背—— 一举两得
人生地不熟——唔对路               无息贷款—— 一还一,二还二
阎王殿大罢工——冇鬼用              水浸塔顶——淹尖
阿茂整饼——多此一举               公用电话——有钱有话讲,冇钱冇得倾
太公分猪肉——人人有份              乌龟过门槛——但看此一翻
风吹芫荽——荽(衰)贴地             乌龟爬门槛——唔跌唔进
风扇底下倾偈——讲风凉话             反转猪肚——就系屎
升米浆条裤——硬梗(用一升的米磨成的米糊浆,泡出来的裤子太硬,比喻事情弄糟)
平洲奶妈——赚个肚(形容做某事没什么赚头。建国南海平洲一带的妇女多到广州当保姆,工钱很低,大都只管吃饭。)
东莞佬猜枚——开(害)“晒”。    
东莞佬卖席——你生定死架。(原指卖席佬强词夺理,后指人不会因为环境所困,人是能屈能伸的。)
打斋鹤——度人升仙。(旧时死了人的人家门口竖一旗幡,上面有一纸鹤,超度亡灵升上极乐世界。)
石马无能——枉自大。(某些人长得高大,但力气或本事却很有限。)
打烂沙盆——璺(问)到笃。璺,指器皿裂但未离。
正一陈显南——得把口               石地堂,铁扫把——硬对硬
陈显南卖告白——得把口              石湾公仔——冇肠肚(比喻思想单纯)
石板上斩狗肠—— 一刀两断             石头磨剃刀——有损无益
石罅米——鸡啄(某些人只肯花钱*妓)       光棍佬教仔——见便宜莫贪
奶妈抱仔——人家物
四方木——踢一踢,郁一郁
奶妈凑仔——人家物
生水芋头——神神地
生白果——腥夹闷
生草药——系又罯,唔系又罯
生虾落油镬——跳亦死,唔跳亦死
生兹猫——入眼
包袱挂门闩——随时准备走人
外母睇女婿——口水嗲嗲帝
甩绳马骝——捉都捉唔返
包青天断案——冇得倾
冬前腊鸭——只棱只(只赖只)
白云山撞雨——没得避
白云山蟋蟀——得把声
白云山的蟋蟀叫声响亮,却不善于打斗。形容只会说,没本事的人。
白蚁蛀观音——自身难保
白撞雨——溅(赞/淬)坏
白糖炒苦瓜——同甘共苦
白糖炒苦瓜——同甘共苦
白蟮上沙滩——唔死一身潺
江西佬打死马骝——有家归不得
冷巷担竹竿——直出直入
刘义打番鬼——越打越好睇
刘义,即刘永福,参加广西天地会,天平天国革命失败后在广西边境组织黑旗军抗击法国侵略军。
刘备借荆州——壹借没回头
交通灯——点红点绿
关门烧炮仗——自己烧自己听形容自我封闭,自娱自乐。
灯芯敲钟——没音
过期菲林——唔感光
反应迟钝或对外界事物毫不关心。
老虎吊颈——畀人食
比喻平时专揩人油水的人轮到自己吃大亏了。
老婆跌落井——妻(凄)凉
老鼠搵猫——攞嚟衰
西南二伯父——专做好人
芋头点糖——心淡
死牛龟——壹边颈
死鸡撑饭盖——死顶
百斤加一——有你唔多,冇你唔少。
茶瓜送饭——好人有限
买定棺材掘定凼——听死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